跳至主要內容

最新一期 (11/2017)

第四十期


目錄

行政事務委員會的工作回顧與前瞻
工作報告
資訊
註冊社工投稿



行政事務委員會的工作回顧與前瞻

 
行政事務委員會召集人梁傳孫博士
行政事務委員會召集人
梁傳孫博士


註冊局下設不同委員會及工作小組,分擔註冊局的部份職能,其中行政事務委員會(委員會)負責註冊局的人事、財政、行政及宣傳等工作。本期的《通訊》為大家重點介紹這個委員會的工作。

委員會成員

委員會由八名成員組成,包括梁傳孫博士(召集人)、鍾威龍先生、許宗盛先生,S.B.S., B.B.S., M.H., J.P.、關永成先生、盧華基先生、邵家臻先生、陳德義先生及王家明先生 。

2018年工作新動向

退還部份續期註冊費

在檢討註冊社工續期的整體情況時,我們注意到每年平均約有三成多的同工,沒有按法例要求,在註冊期滿日期前二十八天申請續期,註冊局亦因此須依照法例規定,以掛號郵遞方式,向尚未續期的同工發出最後通知。這情況持續多年而未見改變。以目前的郵費水平計算,每封掛號郵件需費超過十七港元,以最近一年累計,單就這一個環節,註冊局需支付超過十多萬元的郵費。

假如所有同工都能按時在註冊期滿日期前二十八天申請續期註冊,這筆郵費及相關的行政開支就可以節省下來。經過詳細考慮各項行政安排及措施後,我們擬定了以退還百份之五的續期註冊費(即二十港元),來鼓勵同工在「註冊續期窗」(即註冊期滿日期前三個月至註冊期滿日期前二十八天)內申請續期註冊,當其續期申請獲批准後,辦事處將以平郵方式,將註冊證連同退款支票,寄予同工。

該項鼓勵計劃,將適用於註冊期滿日期為2018年1月31日或以後的續期註冊申請,而相關的收費修訂,於2018年1月1日生效,並於十月份在報章刊登公告。

新增信用卡繳費方式

現時同工可透過郵寄和網上兩種方式,申請續期註冊,而繳費方式,可用支票、繳費靈及到七十一便利店繳交費用。經衡量不同的方案後,預計明年年初,註冊局可以設置網上續期時,以信用咭繳交續期費用的渠道,完善一站式的網上續期服務。請同工留意日後的公佈。

溝通渠道

註冊局成立之初,即已透過《通訊》這一份刊物,定期向同工交代註冊局的工作動向。時至今日,我們認為仍以紙張刊物方式出版,未必能達至最有效的溝通,亦無助保護環境。因此,註冊局議決由2018年10月第42期《通訊》開始,改為電子版本,並透過電郵傳送給所有同工。然而,同工亦可親臨註冊辦事處索取《通訊》的印刷文本。

現時,仍有約三成的同工沒有提供電郵地址作溝通或收取《通訊》之用,我們在此呼籲同工儘快填妥「選擇通訊方法通知書」,登記最新的電郵地址。

至於註冊局每年舉辦的社工週年大會,因歷年的出席率一直偏低,加上工作報告等資訊,亦早已透過網上渠道適時發放,我們議決了由今年開始,停辦週年大會。

工作回顧

1.    財務匯報 (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
作為法定機構,註冊局有責任妥善理財,維持穩健的財政狀態。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的財政年度,經核數後的收入為八百七十八萬港元(比對上年度增加百份之二),開支在六百九十四萬港元以下(比對上年度減少百份之十二),年度盈餘為一百八十四萬港元。上年度的支出減幅,主因涉及投訴和紀律聆訊的工作滯延,以至相關的律師費用較以往低約百份之六十。我們預計相關支出於本年度將會回升。

如同工希望詳閱核數報告,歡迎到註冊局網頁內的「最新消息」一欄,詳閱或下載整份核數報告

2.    公開會議議程及記錄
為增加註冊局運作及會議的透明度,註冊局自本屆成員任期開始,已在網頁公開所有註冊局全體會議、委員會及工作小組的會議日期、議程及會議記錄(敏感資料除外)。

3.    推廣社會工作者註冊局職能
為讓社工學生在投身業界前,能更瞭解註冊制度的立法背景、註冊局的職能及註冊手續,註冊局定期派出職員,到訪不同院校,分別向一年級及畢業班同學講解各項資料。在2017年,我們一共到訪了院校十三次,參與的同學約有六百二十六人。

4.    團體探訪
註冊局不時接待來自不同地方的團體到訪,交流兩地社會工作監管制度。在2017年,我們一共接待了六個團體的到訪。

本屆的任期已過了差不多兩年,在餘下一年的任期裡,委員會成員將繼續努力,完善各項工作。

工作報告

推廣工作報告

在2017年3月至9月期間,註冊局職員到訪了以下院校,向社工學生介紹註冊局的工作

香港浸會大學(畢業班):84
香港浸會大學(一年班):39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沙田)(畢業班):66
香港中文大學(一年班):27
香港大學(畢業班):22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畢業班):40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畢業班):93
香港城市大學(畢業班):40
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畢業班):75
明愛專上學院(畢業班):140
人數總計:626人

接待訪客

在2017年3月至9月期間,註冊局接待了以下團體探訪:

  • 青海社福救助和社會工作社區服務赴香港培訓班  
  • 深圳市龍崗區民政領域社會服務創新研究專題赴港培訓班
  • 華中科技大學
  • 華中師範大學社會學院大學生訪學團
  •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
  • 安徽社會工作與社會治理香港培訓班

社會工作學歷認可評審

在2017年3月至9月期間,以下社會工作學歷通過了註冊局的認可檢討:

  • 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榮譽學士(社會工作)(全日制)
  •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社會工作高級文憑(全日制)
  •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工作碩士(兼讀制)
  •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榮譽)學士(全日制)

社工日

註冊局一如既往支持由業界團體及院校合辦的「社工日2018」活動,並參與有關的籌備工作,期望透過不同的活動,一同發揚社工精神。

檢討工作守則

檢討現行的《註冊社會工作者工作守則》是本屆註冊局的工作重點之一。有見及此,檢討工作守則專責小組自本年一月成立後,已召開多次會議,進行全面檢視工作守則及實務指引的工作。在檢視過程中,專責小組參考了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及台灣等不同地區的相關守則,期望作出全面性的檢討。

檢討認可社會工作學歷評核準則

資格評核及註冊委員會現正參考早前從各界收集到的意見,全面檢討認可社會工作學歷評核準則,期望在明年中進行第二輪的諮詢。
資訊

在「註冊續期窗」時限內申請註冊續期可獲部份退款

如註冊社工需持續使用社工名銜,根據《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第20條,同工有責任每年在不早於現有註冊期滿日期前3個月,而不遲於該日期前28天的時間,以指明表格向註冊主任申請註冊續期,而這個法定的時限,簡稱為「註冊續期窗(Renewal Window)」。

下圖以註冊期滿日期為2018年1月31日為例,註冊續期窗將在2017年11月1日開啟,開始接受同工申請註冊續期,並在2018年1月3日關閉。註冊續期窗關閉後的下一個工作天,即2018年1月4日,註冊局將按法例以掛號方式,向尚未遞交續期申請的同工發出最後二十八天的限期通知。當最後限期屆滿,註冊主任將把未有依時申請註冊續期同工的註冊註銷。屆時若同工需恢復註冊社工的身份,便須重新申請註冊。

 註冊續期流程圖

為鼓勵同工在「註冊續期窗」內申請續期,從而減省註冊局的行政成本,註冊局將推出一項鼓勵計劃,凡在「註冊續期窗」內成功遞交續期申請的同工,註冊局辦事處在發出註冊證時,將退還港幣20元正的支票乙張。該項鼓勵計劃,適用於註冊期滿日期為2018年1月31日或以後的續期註冊申請,由2018年1月1日開始,註冊局開始向符合資格的同工發出退款支票。

資格評核及註冊委員會成員變動

由2017年8月30日起,朱昌熙博士出任資格評核及註冊委員會增任成員,任期至2019年1月15日為止。
 
統計數字

(截至2017年10月23日)

(一) 註冊社工

註冊社工性別分佈
男: 6,644 (29.91%)
女: 15,563 (70.08%)
總數: 22,207

註冊社工學歷分佈
認可學位: 14,366 (64.7%)
認可文憑/副學士: 7,749 (34.9%)
其他: 92 (0.4%)
總數: 22,207

註冊社工職位分佈
社工職位: 14,979 (67.5%)
非社工職位: 7,228 (32.5%)
總數: 22,207

(二) 投訴個案
 
接獲投訴個案數目: 472
召開紀律聆訊個案數目: 95

註冊社工投稿

有一種陰謀,叫讓人遺忘                              

余紀讓
註冊社工

早前與新入職的社工同工進行督導時,提到2000年「整筆撥款」前「實報實銷」的撥款制度時,真係萬萬都無想過她是完全唔知道「實報實銷」的運作是怎麼樣?原來她在進修社工高級文憑及學位時,在學院中是從無聽過這段歷史。

對於我分享在「實報實銷」時的運作,該同工覺得匪夷所思,認為無可能可以這樣做,彷彿我是在欺騙她。我祇是分享了其中三個情景:一,資助機構可按實際需要,完全無後顧之憂地去請不同年資的社工,並按一規定的薪級點去支薪,因為政府就是按實報去支付那些社工的薪金開支。

二,社工是可以隨著自己的探索、進修和自身的人生階段變化,而在行頭中轉工種或轉機構,其工作經驗所得到的薪級點,是可以帶到新機構,而該資助機構是會認可的,因為是可以向政府實報實銷該社工的薪金的,因此當時社工是有流動的,機構間亦樂於聘請有不同經驗的社工,他們可以把以往工作的經驗帶到新的機構,推動新思維和發展。

三,資助機構原本是實施按年資去提供5%、10%或15%的僱主公積金供款,而社工的供款是維持5%。最重要的是,如果一名社工轉工往另一資助機構,只要該社工在行內有一直工作達到一定的年資,新機構亦可繼續提供5%、10%或15%的僱主公積金供款。

「實報實銷」推行超過廿年,而「整筆撥款」才推行了16年,政府已成功分化了各機構,以往機構間,就共同關注的社會服務議題,以聯席的形式去一起發聲,一起爭取的情景,現在已少之又少了。

「整筆撥款」美其名是增加機構運用撥款的彈性,但實質上,撥款在不是「實報實銷」下,根本會變得不夠用,因此在巧婦難為無米炊、政府缺乏社會福利長遠規劃和承擔,而以不同撥款應付各種社會變化而產生的問題,及鼓吹機構要與商界合作,做到商界要回饋社會下,各機構便要埋首為爭取競投大大小小的撥款和計劃,而變得明爭暗鬥。曾知道在會議上,有機構公然地表示如某機構因為服務遇到資源上的困難,影響服務質素的話,大可由他們接手去做。

另外,政府亦成功把矛盾轉移到機構與員工之間,記得當年推「整筆撥款」時,政府表示若日後有機構出現財政困難,是可以同佢商量,可惜世事最吊詭係16年來,各機構就想盡辦法儲起儲備,彷彿以為政府有一天會唔發「整筆撥款」,而到時用來應急,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那些儲備就是機構把同工的人工與以往的薪級點脫鈎,用一套比以往低的薪金去請社工省下來的。最終在無機構因財政困難要同政府商量下,便讓林鄭特首之流,常歌頌這「整筆撥款」之偉大。

此文一開始時,提到有同工不知道「實報實銷」這段歷史,難怪有同工會不明白為何我們對「整筆撥款」如此氣憤,仍不放棄要把這「整筆撥款」打倒。有一種陰謀,叫讓人遺忘,當舊一代過去,而新一代又不熟悉時,「實報實銷」就會被遺忘,「整筆撥款」便會變成理所當然了。

講到遺忘,人性的確是容易不斷去合理化和去辯解自己過往錯誤的決定和行為,這正是機構管理層容易跌入的思想陷阱,盼望機構管理層不要遺忘當日選上做社工的召命,我們大家追求的祗是一個公道穩定的制度,讓我們能無憂地,以愛心去服務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不要遺忘「整筆撥款」的始作俑者是政府,你們是時候站出來,與同工們同一陣線,一起打倒「整筆撥款」,回復「實報實銷」!

編者按:在未全面實行整筆撥款之前,社會福利服務的資助模式其實共有四種,包括「修訂標準成本模式」(modified standard cost system)、「模擬成本模式」(model cost system)、「整筆撥款模式」(lump sum grant)及「單位費用資助模式」(unit rate subsidy)。

(來稿文章不代表註冊局立場,作者文責自負)

從社工盃看社福界生態

麥詠天
註冊社工

業界內不少同工熱愛足球運動,甚至會組織機構內同工及友好參加社總主辦、各機構協辦的社工盃七人及先進盃足球賽。足球比賽,又與「整筆過撥款」(LSG)有何關係呢?

<筆者的社工盃小故事>
社工盃七人足球賽已有三十年歷史,以足球運動促進同工和機構之間的友誼,我們亦會在對壘時趁機會聚舊,交換一下工作心得,討論業界內時局。它亦見証著社會福界的轉變。

筆者自小十分喜歡足球運動,修讀社工文憑時已有參與學系足球隊;社工文憑畢業後加入一所以青少年服務為主的中小型機構,有機會代表機構參與社工盃賽事。隊友們大多是「舊制」、兼有一定年資同工(有如AC米蘭),現在有部份已經成為管理層、或甚至退休。當時是第十六屆社工盃,「LSG」已經推行了兩年,各機構正在適應「LSG」帶來改變,重組架構的重組,與薪酬表脫鈎的脫鈎。

<為踢波,同工落力參與>
當時有一隊十分特別的球隊,叫「社工聯」,它的球員非來自單一機構,而是由各大院校社工系教職員、小機構同工及無法參加社工盃機構的同工所組成,實力可以與大型機構相比。筆者離開前機構後,現時亦是該隊球員,現時球隊以「社總邀請隊」名義參加社工盃。

參與社工盃的第二年,筆者參與了它的籌備工作,更接手管理機構的足球隊,有如大頭妹一樣。

不少有規模的機構足球隊是由機構職工會或職員康樂會組成及資助,負責組織的同工領隊都是對足球十分熱血,會花很多的私人時間去組織球隊,在機構內物色球員、安排訓練時間及場地,同時亦要覓得機構內部高級管理層或執委會的支持,才能有資源及人力去參加社工盃。

<轉會市場混亂非常>
當中相信令各機構領隊們都「頭痛」,是要令好球員留隊是十分困難的事,幾乎每年都要重組球隊,因為每年都會有同工離開及加入機構或者退役。每當與舊同學舊隊友聚舊時,他們都表示無奈地同工每幾年轉一次會,甚至年年轉會,只是有著一些甚有年資的同工留在球隊之中,帶著一些年輕、非社工職系的同工作賽,而他們亦是年年轉會或加入一兩年就離開社福界。

近年亦會見到組織「社總邀請隊」的數目增加了,在第三十屆時有四隊(這代表「球會」人腳太不穩,唯有用這名義參與);同時可以發現不少從前有實力問鼎的傳統大型機構出現球員老化的情況,又有一些新加入賽事的大型機構崛起,可謂朝代交替,但他們都難敵一個最大的敵人,就是人才流失。

<社工盃與LSG>
以職業足球而言,球員轉會根本並非壞事,可以改善球員的生活,甚至提高球隊的水平,長遠對足球運動發展有幫助。可是,社工盃只是的業餘性質的比賽,而且社會福利服務卻是專業的行業,同工的流轉頻頻是沒有益處的,同工亦不會期待轉會市場如何蓬勃如何熱鬧的,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年資不被認可,經驗變成負資產。有資源的豪門球會,理論上可以資源去盡收天下兵器,但社會工作是需要經驗及技巧的承傳,加上「LSG」的限制,即使是「豪門機構」,亦不會以較優的待遇去盡收業界精英,反而更要守住資產卻變得「無良」。

<士氣低落,唯有他投>
社工盃參賽機構所出現的核心球員社工盃內有一些較大型機構的參與人數眾多,部份有機構執委會或高層支持,擁有較多資源,在管理及士氣方面都較其他機構強大。現實上在服務投標中亦不難見到,只要機構擁有較多資源、地區人士支持及「賤價」投標。造成業界生態被扭曲,同工不難因工作環境、士氣及前景等因素而選擇離開機構,轉會他投,甚至轉行退役。

<以球會比喻各機構>
你以為LSG可令機構財政啡彈性增加?可是,我們沒有一間機構有如「巴黎聖日耳門」般的財力,可隨同工經驗調整薪金水平;你以為LSG不會影響大型機構?可是,有些機構面對有如「AC米蘭」,核心球員老化,年資兩極化;你以為機構可以培育新進同工?服務競投和短期合約充斥之下,還可以如「巴塞隆拿」般做好青訓工作?各機構也是面對相同情況,公平是也?又錯了,不要忘記富豪球會「上海申花」「廣州恆大」般的紅色機構已在香港佔一席位!大家還要注意,社福機構不是職業足球球會,可以以廣告贊助、球員培訓及轉會買賣等去擴展資源。

社工盃時歷三十載,每隊足球隊都有其老對手,筆者想,「LSG」就是我們最厭惡的老對手。厭惡是它的陰濕和屈機,厭惡它打矛波!

(來稿文章不代表註冊局立場,作者文責自負)

回到頁首